李丁DLog博客

相关:李丁聊天室Podcast

邮件订阅 | rss feed image rss feed
1 November 2020

美国发展高级人才的困境

by 李丁

想要第一时间收到李丁未来的的创作,请邮件订阅

之前我们讲到了发展人才的两个要素中国培养高级人才的困境,这之间隔了有几个月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它们出来看。这一篇就要讨论美国在人才这个问题上的困境。

和中国不一样,(以前的)美国高端人才流入很多,流失很少。近几年随着美国的逆全球化的一些操作,开始慢慢的影响起自己的状况。

我们先讨论在以前的美国的模式下,有什么困境。其实我认为的话,以前的模式近乎完美,唯一可能的漏洞就是必须的和很多其他盟友国家配合。我把这点称为,不得不全球化

不得不全球化

之前我们定义的国家发展的要素里,一个国家需要在它想发展的领域里都有足够数量满足基本素质的人。

美国人口少,大概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相比之下,如果和中国有着一样多的细分领域的话,那美国每个领域的劳作人员的数量就只能是中国四五分之一。那这样出天才出人才的机会也就比中国(或者其他人多的国家)要低了很多。

那自然而然的,为了保持在美国认为最高端的那些领域(包括飞机发动机,汽车发动机,芯片,软件,金融,等等),美国就必须放弃其他的很多领域。大部分的这些所谓的高新产业都属于制造业,而美国GDP中制造业的人口比例已经很低了。那高新产业需要这么多的人口,不得不放弃的就是各种人口密集型的轻工业了。放弃的这些产业就必须移植到自己的朋友国家去。至少十几年前中美之间贸易还是生意伙伴,所以迁移了一些到中国(和其他很多国家)。

这就是所谓的被迫不得不全球化。

弊端是啥呢?就是很多衣食住行的轻工业领域依赖其他国家。比如这次疫情一来,美国国内口罩呼吸机的产能就不够了,因为都得从海外运进来。这其实也是资本选择后的自然结果,市场经济就是会把工厂建到人工最便宜,且社会政治经济稳定,且交通方便的地方。自然而然的优选地区就是中国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了。

这个弊端只是对于 国家政府和人民 的在 疫情期间 的弊端。注意这里的定语。首先它不对(美国)资本有直接的负面影响,美股该涨也在涨,资本家在全球都有产业投资。其次,在疫情来之前走之后,对于国家对于人民,这种全球化都是有好处的。国家能在高端产业投资足够多的人才,人民可以用更便宜的价钱买到货物。


如果一切都是平静的发展,在传统的这个模式下,我的确看不太出很大的问题,因为他的确逻辑上是说得通的。美国不断吸血全球的人才 — 因为美国环境好而且已有的高端人才多,所以很有可能未来的新兴高端产业又在美国出现,然后现有的高端产业就会变成不再高端,进而转移到全球去了。比如说几十年前汽车组装可能算是高端,现在这就是妥妥的中低端产业了,最近中国制造的特斯拉也能卖到欧洲去了。就是在不断的产业升级和淘汰中,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断占领这最新最先进的产业,美国资本家的投资在全球也都在不断进行着优化。

而如今随着移民政策,疫情,和其他政治贸易的因素,人才流入变少,流出大大增多。人才吸血的前提还成立吗?

人才流失

为什么人才流失?

理论上,这个吸引和流失过程应该是很漫长的。但是这几年美国政府的各种骚操作实在是在火上浇油。不知道将会走向何方。

教育系统的不足

美国理论上人口基数也有几个亿,应该也总能培养出挺多人才的呀。就算外国人才都走了,美国也能自己造吧?

我对美国教育没什么深入了解。我在哥大计算机系的亲身观察就是美国的教育系统似乎没法***大批量***的培养对理工科有兴趣有能力的学生。本科生里,的确总会有满足上述要求的学生,但比例太低。大多数学生都是不求甚解,也不在乎GPA,糊弄拿个学位就够了。这些学生十有八九也能进入各大公司工作。那如果和来自中国的学生比专业技术的话,孰优孰劣还是挺明显的。美国学生厉害的是沟通和协调。但作为技术团队,总不能一个团队全都是领导没一个懂怎么好好干活的人吧? 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看看这个 [1]。

中国古语有云:“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古训”让我们有着大批大批的相信科学相信科技的一线劳动者。相对于中国,美国教育更多的是试图培养精英,而对理工的不重视是很明显的。所以如果移民人才流失,自己又无法接着产出新的足够多的在先进领域的人才的话,美国怎么保持领先呢?

美国怎么办?

  1. 改良教育系统
    • (岔个题,我觉得英文里developed country翻译成发达国家不准确,直译应该是已经发展过的国家;这个“发展过”并不意味这以后再也不发展了,而是说大部分的基础设施,基础政策,基础建设已经完备;而相对应的就是人们群众的生活已经相对稳定,很难作出很大的改变。比如说美国各种高速路基本修的差不多了,修修补补都能用,也都能四通八达。这个时候,要是美国有个政客说我要新收很重的税,再修一条新的高速,这样可以让更多的0.1%的人能用上高速,估计这个提案是不会通过的。同样的事情在发展中国家,因为可能很多地方还没有很好的交通,所以修新的高速是合理的,能帮助到十分多的人。当然这个逻辑是相对的, 比如说你要在北京二环内再加一条新的大道是很难得,因为它已经developed了,同理要是在一个三线城市的市中心加修一条道路,提案通过的机率就高了很多)。
    • 好回到正题,在一个已经发展过且较为稳定的社会,改良教育是个很大的议题,现有的制度让很多既得利益者是满足的,所以要大的变革就算要发生,也是得很慢的发生。 我个人关注较少 — 我的估计是在美国当今的环境下是很难有很快速的应对和改变的。那如果不快速高效的改革那就等着被其他国家(比如中国)赶超。
    • 有很多人在关注教育改革,之前听 Freakonomics Radio的这一期就解释了一个教授为什么认为美国应该改良数学基础教育。 https://freakonomics.com/podcast/math-curriculum/
  2. 改良移民政策
    • 以史为鉴,美国这近百年的历史都是有着各种移民的神助攻。从二战前后的犹太人移民,苏联时期的政治移民,到最近的中印两个人口大国的输血。这都是十分明显的例子。如果美国政府有理性的分析的话,抵制高端人才的移民实在是下下策。你能想象在二战期间爱因斯坦的移民申请被拒,因为它来自于德国吗?
    • 我以前以为移民政策是一成不变的,但其实有很多的例子都是十分近期的。举几个例子吧。H1B变成一个签证类别是1990年,至今才30年。H1B要年年抽签也是2013年才开始的,之前是不用lottery的。H4 EAD也是2015年才开始的。
    • 能够吸纳全世界各个种族各个地区各个年龄阶段的移民,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北美很多公司很强调要多样化和包容性(diversity and inclusion)。微观层面上,一个很diverse的组和一个很单一的组孰高孰劣我不做评论。但是宏观层面,当一个国家/社会/共识是多样且包容的,那它就会有机会吸纳更多优秀的人才。换句话说,一个国家/公司片面的政策或者偏颇的社会共识,会直接导致一个人不愿加入这个公司/国家。
    • 可能这样说有点抽象,举个具体的例子。假设我是一个犹太人,如果我知道一个地区的社会对犹太人有着歧视和不平等对待,那我就会避免搬去这个地区。如果我知道某个公司打压犹太人员工,那我就会尽力避免这个公司。这里的犹太人可以换成中国人,可以换成亚洲人,可以换成黑人,可以换成任何一个可以被加上标签的群体。 - 所以当美国的政策在拒绝更多移民的同时,他是在自行拉住向前的脚步。一个明显的对比就是加拿大政府前几天宣布的加大2021-2023年的刺激经济的移民计划

这个中美人才系列差不多到这里,我想说的也说完了,我还有一些零散的想法关于中国发展“高新科技”的状态,之后再放到下一篇吧。

  1. 美国教育的弊端是什么?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3897612
tags: think big |

想要第一时间收到李丁未来的的创作,请邮件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