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丁DLog博客

相关:李丁聊天室Podcast

邮件订阅 | rss feed image rss feed
3 November 2018

入职 ⋅ 一个月

by 李丁

想要第一时间收到李丁未来的的创作,请邮件订阅

有很多和期待不一样的,也有很多熟悉的地方。

记得第一周被带着参观学习各种会议的时候,由于去年暑假在这边呆过几个月,之前来面试又刷了个脸熟,如今入职大家都不把我当新人。好处就是和大家容易玩成一片,不好就是和人远程开会的时候老是忘了介绍,直到开完会才意识到没有互相介绍。

自由万岁

没人会时时盯着我做什么,也没人帮我规划之后的计划,基本都要靠自己。就算是所谓的manager也主要是帮助我settle in,帮我排忧解难,也不是我以前理解的老板的含义。

自由带来的自主性是无与伦比的。

大家工作时间很自由,但是由于合作很多,导致会议很多,开会的话,当面沟通的效率还是高很多的。于是乎大家的工作时间其实都比较趋于同质化。不想读书的时候,基本是一人干,完全不用估计别人的作息。以前我有个同学就是晚上八九点上班,天亮就下班。只要他自己做的项目有进度,老板也不会管的。但是在公司里,很少有一个人做的项目,基本都要和人合作,少则两三人,正常的随便就五六个人了。

关于做什么样的研究也是非常自由,基本没有硬性的限制。只要你感兴趣,而且也能说出理由来的话,基本也都可以做。和大家沟通之后得到的一个结论是,一般都会有太多好的想法,和太多好的暑期实习申请,得反复三思选出几个自己觉得靠谱的。

压力随之而来

自由带来的假象很快就过去,你会意识到,没有绝对的自由。大家都是带着脚铐跳舞。

压力来自方方面面。

一个方面就是要出产品上的成果。开会多并没有直接的帮助,很多时候都是不得不开会,因为必须得联系到产品组对的人,才能发现好的问题去解决。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沟通和对话都能带来进展。多数的情况是,时间花了,却没能够发现可以下手的点。于是乎只能互相告别, 直到下次开会再试图brainstorm。幸好有同事们的帮助,慢慢的有一些已经明确的feature,可以开始着手。

自己的研究得要有成果。其他人没有义务帮忙你寻找研究的topic,都得靠自己摸索。而从一名学生到一名业界研究员的转变还是挺突然的。前几周附近有个大学大组办了个retreat,我去凑了热闹。这应该是我第一次代表公司以全职研究员的身份去交流。在会场的时候,试图找一些学生聊聊之后的实习机会,也发现很难找到对口的学生。更多的时候我还处在一个转变期:学生已经把我当成业界代表来看待,然而我可能还没有完全ready。

最后再提一个个人成长的压力吧。研究员不像码农,可以有比较清晰的成长路线,而且毕竟程序员基数大,所以sample大,比较可以归纳出一些共性。在research里面,人数不多,而且variation都很大,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成长成名的方法。无迹可寻。

寻求平衡

前几周基本就淹没在会议当中了。没时间做事。有几天晚上甚至到了家我都忍不住打开电脑做点事情,毕竟白天一事无成,觉得怪怪的。

自然而然,之后我要平衡开会和做事的时间。最直接的目标就是在工作时间内把该做的事情做完。这个带出来的问题便是,多少事情是该做完的?很多研究里的东西是没法量化的,之后得慢慢摸索。

研究的侧重点也需要平衡。每个人都给了些自己的经验教训,但是最终我怎么归纳总结,还得按照我自己的情况去实施。之前和一个基友聊天,他就说以后你不愁没想法, 愁的是想法太多,纠结选哪些来做。我当时是完全不信的,可现在就是这样的状况。该做什么,该冒险,还是该稳扎稳打,该单打独斗,还是找人一起合作。在研究上也有各种各样的取舍。

生活工作平衡(work lift balance)。还在学校里的时候,这个词时不时会被提起;当时还觉得是遥不可及的梦想的时候,现在居然已经可以基本达到了–下班之后基本可以不做事了。竟然有点点不习惯,不过还好其实生活上有很多琐事要处理,并不觉得空虚。


入职前以为工作会很轻松,自己还是naive了。并不是很累,但是和在学校不一样的感觉。

tags: research | summary | work | career |

想要第一时间收到李丁未来的的创作,请邮件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