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丁DLog博客

相关:李丁聊天室Podcast

邮件订阅 | rss feed image rss feed
12 February 2021

李开复说回国的最好时间是现在,我不同意

by 李丁

想要第一时间收到李丁未来的的创作,请邮件订阅

最近Clubhouse火了,有一天李开复来CH上劝北美的中国人回国。有人问开复什么时机最好,开复说,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我不同意。

至少对于我来说,我并不认为最好的时候是现在。以下是我的思路。

为什么大家不愿意回去?

要想找到这个所谓的最好时机,第一个问题就得理解为什么诸位北美工程师不愿意回国。

其实原因无非就是那几个

  1. 薪资待遇比不上,不想降低生活水平
  2. 996加班文化严重泛滥,不想被福报
  3. 内卷严重,不想陷入零和游戏
  4. 欢迎大家补充

这几点的原因其实一个根源就是之前些许年的人口红利。工程师供给量大,所以作为社畜的我们并没有话语权。供求关系,天平不在我们这边。

为了书写方便,我把上面的几点浓缩成为 “社会主义福报”值。越高就越不愿意回国。

好,那最近不是有关与生育率暴降的新闻么。我今天的主要分析就是人口红利和社会主义福报值的关系。

如果人口红利继续:

假设生育率并没降低,大家努力生,若干年后,人口红利依旧。那供求关系并没有得到改善,甚至可能更加恶化,资本家可以更加肆意增加社会主义福报值。现在回国的话,只能说福报越来越多。

基于人口红利继续的情况,那估计回国的机率只会越来越渺茫,因为只有更大的福报在等着你。

如果人口红利消失:

假设最近的人口普查是准的,而且未来持续低迷,的确大家都不生了,那么若干年后,必然就会出现劳动力断层。那这种情况下,供求关系才有丝丝可能改变。各个公司为了招到员工,就必须开始重视人才,把人当人看,给予人基本的尊重,那这种时候才有回国的可能。

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李开复说回国最好的时机是现在,是吗?

不是。

现在回去有几个问题。

  1. 社会主义福报值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很高。现在的生育率暴降到对劳动力的影响得有个二十年。得等到现在出生的宝宝得到适工年龄。
  2. 等到社会主义福报值终于降低到把人当人看的数值之后,(again 二十年后),到那时,旧的一套工程/管理/经营/运营/创业的理念将不再适用。同样有deadline来的时候,在不加班的情况下,怎么设计任务,怎么高效率的和团队沟通,怎么确定合理的优先级别。这些问题在旧的体系里的国内工作的人并没有得到充足的锻炼,因为长期都是在高位的社会主义福报值训练出来的。读者可以想想,在这个时候,哪里的人才会有在0福报值的环境里的管理/工程/设计/运营/创业等等的skillset呢?海外的华人员工 还是 国内的员工?

什么人适合现在回去?

李开复并不是空口套白狼,他自己早在98年就回国了。他的理论必然有他合理的地方。

我觉得以下这些人适合「现在」回国(重音在「现在」):

如果你是第一类人物,那恭喜你,你在哪都可以发光,欢迎回国!回国可以收割底层工程师的福报红利。这种类型的人才,只要你过了某个bar,随时回国都可以。

如果你是第二类人物,很有可能你不得不回国,祖国欢迎你,家庭欢迎你!

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是第三类人。如果你在海外并不能得到充分的锻炼,你不能稳定的成长,那么等到上述时间点,国内需要这类在零福报值下有充分经历的人,而你可能在国外的这些年也没有成长,也没法到时候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的中坚力量。还不如现在回国吃好吃的。

李开复的决定很适合李开复

写到这里,李开复很明显是属于第一种类型。从Wikipedia上摘抄一段话。

After two years as a faculty member at Carnegie Mellon, Lee joined Apple Computer in 1990 as a principal research scientist. While at Apple (1990–1996), he headed R&D groups responsible for Apple Bandai Pippin,[12][13] PlainTalk, Casper (speech interface), GalaTea (text to speech system) for Mac Computers.

Lee moved to Silicon Graphics in 1996 and spent a year as the Vice President of its Web Products division, and another year as president of its multimedia software division, Cosmo Software.

In 1998, Lee moved to Microsoft and went to BeijingChina where he played a key role in establishing the Microsoft Research (MSR) division there. MSR China later became known as Microsoft Research Asia, regarded as one of the best computer science research labs in the world.[14] Lee returned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2000 and was promoted to corporate vice president of interactive services division at Microsoft from 2000 to 2005.

早在1988年,开复就已经在CMU拿到教授的职位,做了两年后去了Apple做Principal Scientist,之后96年还去SGI做了VP,如果接着在欧美混,上限不可低估,成为微软或者Google的C系列人物并非不可能。

在如此的个人辉煌成就下,开复回到中国,创立MSRA,和后来的创新广场,抓住了中国高速发展的二十余年的风口。不得不说他当时的决定很有魄力,也很适合他自己。

所以他说最适合现在回国这句话,可能他真心是这样认为的,但是问题是你是否有他那么独树一帜的背景,是否有他的魄力,是否有他一般的能力。

就连开复自己在Clubhouse里,也强调说,刚刚毕业的同学不要马上回国,得在海外的公司学到有用的技巧和能力,再回国。换句话说,如果你是刚刚毕业,你怎么和国内的大学毕业生比?如果你能够在国外适应这样的工作环境,好好地成长,那么说不定之后会有个时间点适合各位回去,但最好的时机并不是现在。

为了能让自己看问题比较全面,我也会试着再写一篇为什么「现在」就该回国的文章。

tags: career | 思考 |

想要第一时间收到李丁未来的的创作,请邮件订阅




评论: